数藏财经:市场哀鸿遍野下,遇冷的NFT将何去何从

来源:白琳动漫说      时间:2022-07-28

NFT在明星效应下短暂爆发,从铺天盖地到现在的逐渐降温,热度下降。

明星的入场参与,甚至高价买入,成为了NFT走红的一大推手。与此同时,在2021年内使用率骤增了110000%,柯林斯词典将“NFT”一词选为了当年的年度词汇。

2022年愚人节,周杰伦在社交媒体上透露其无聊猿BAYC#3738 NFT被盗。根据链上数据显示,这枚NFT在交易平台LooksRare上多次高价转手,最高价以155枚ETH成交,按当日1ETH约为3500美元的价格换算,周杰伦因NFT被盗损失高达55万美元。

物极必反,随着2022年6月以来,比特币跌破2万美元,加密市场熊市来袭,此前有明星效应加持的NFT市场也未能幸免。

NFTGO在6月24日的数据中表示,NFT市场总市值下跌了超过38%,2022年2月份NFT市场的总市值为366亿美元,在6月24日的时候仅有226亿美元。

更夸张的是NFT单日交易额大幅度下跌了95.5%,由原来的33.94亿美元下跌到1.5亿美元左右整个市场可以说是哀鸿遍野;包括那些与明星关联的NFT产品也没能撑住,明星光环并没有使它们拥有更强的抗风险能力,纷纷大幅跌落。

在冷清的市场环境下,用户交易较多的还属CryptoPunks、Otherdeed、Bored Ape Yacht Club(BAYC无聊猿)等蓝筹项目,而趁此前市场热度一窝蜂发行的大多数NFT项目都陷入了流动性枯竭的尴尬局面中,甚至有一些干脆无人问津。

自2021年NFT概念被热炒后,它一度被视作科技与时尚的结合体。如此背景下,国内外诸多明星、名人参与到NFT的制作与发行中。从持续性来看,明星背书的NFT大多都只能维持短暂的热度,难以如BAYC无聊猿等蓝筹项目持续获得交易热情。

那么其中展现出的问题是值得深思的,为何NFT系列产品的销量和热度难以持续呢?

一方面,明星光环和名人效应为NFT带来了热度与知名度,但是究其原因,这些NFT与常规NFT终究是存在差别的,许多明星NFT数量较为稀少,明星光环带来的不仅是知名度,还有高昂的售价,这让许多消费者对此望而却步,因此很难大面积打开市场带来群体效应。

另一方面,明星团队并不具备NFT项目所需的能力,无法精准把控用户心理,调整运营方案与方向,没有真正发挥NFT项目本身的作用,许多消费者只是在为情怀买单。

所以,明星推出NFT产品时需要考虑产品的实用性,互动性和设计感,这些数字藏品不应该仅仅是藏品,而是具备收藏价值与实用性的一个商品,群众的韭菜也并没有那么好割。

那么,明星NFT该如何保持生命力?

据悉,一些明星开始探索将自身专业与NFT技术应用进行深度融合。

自2021年NFT在头像类图片率先出圈之后,已有不少歌手推出NFT数字艺术音乐作品,甚至成为专门的NFT音乐人。

截至目前,已有多个歌手明星发行了音乐类NFT,拓宽了NFT的创作形式。去年,加拿大R&B歌手The Weeknd发行了首款音乐NFT,将NFT的版权确认功能融入其中,最终以拍卖和抽奖的方式面向受众,这次发行为其带来了229万美元的销售额。

2022年3月,史努比狗狗(Snoop Dogg) 限量发行了 1000 张音乐NFT 「Death Row Mix: Vol. 1」;此外,胡彦斌《和尚》20 周年纪念黑胶NFT以及腾格尔《天堂》25 周年纪念数字黑胶唱片也相继于腾讯音乐「TME 数字藏品平台」发行。相较头像类NFT藏品,这些音乐类NFT更具体验感。

在拥抱新技术的音乐人看来,NFT方式能为市场和受众推出更多元的音乐作品和鉴赏空间。

同时,一些音乐制片人也已经开始为歌手布局纯音乐类的NFT产品。在当下疫情已经常态化的情况下,行业积极配合国家防疫大政策为主旨,将音乐、大型商演等线下活动慢慢转移阵地,线上视频号直播及发行NFT唱片将是非常合适的突破口

全部评论


登陆后方可参与评论